第七十九章 血衣卫(1/2)

我虽然老了,可还是有些力气的。

司雪衣的眼睛有些酸,来这沧澜学院这么久,第一次有如此强的归属感。

严格来讲,他和风皓宇都是两个失意的人。

风皓宇一身本领,却只能在这沧澜学院得过且过,身体还活着灵魂早就死了。

司雪衣九百年前失去了一切,不管是有意也好无意也罢,这三年来都是浑浑噩噩过来的。

“老先生,受我一拜,今日之恩,司雪衣必百倍奉还!”

司雪衣收起了平日嬉皮笑脸,神色郑重而严肃的冲对方拱手弯腰行礼。

而后不等风皓宇说话,司雪衣便转身离开了这宗主大殿。

风皓宇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笑道:“这小子明明只是来薅个羊毛,竟搞得老夫都有些热血沸腾,司雪衣啊,尽管绽放心中豪情吧,让世人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妖孽!”

……

司雪衣捏着储物袋走出来,面色凝重。

两千多枚血灵玉啊!

这数量真不是一般的惊人,老头子竟然说给就给了,这恩情必须记住。

比起这血灵玉,风皓宇的承诺更宝贵。

就连白黎轩都认可风皓宇的实力,司雪衣也很好奇,他真正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师兄,出来了啊!”

正思虑间,司雪衣又碰到了顾余新,对方笑吟吟的看着他。

司雪衣点了点头,正要搭话,一抬头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唐冠宇!

沧澜学院少年天才,被很多人寄予厚望,之前强势阻拦司雪衣登塔,被狠狠打脸后一蹶不振。

唐冠宇也看到了司雪衣,他目光阴霾,冷哼一声,眼中难掩仇恨之色。

司雪衣心中疑惑,这家伙一段时间不见,身上气质怎么如此阴冷,目中戾气可怕的吓人。

“他这修为咋提升的如此之快?”

司雪衣感受到唐冠宇身上的气息,竟然有了大元丹后期巅峰之境,随时都可以冲击天丹了。

顾余新鄙视道:“这小子就是大师兄的舔狗,忙前忙后的,一直往大师兄居所跑。我听说,大师兄对他很不错,给了他很多资源。”

“不过大师兄人还是不错的,上次他想鼓动大师兄争抢师兄的雷皇草,被大师兄训斥了顿。”

司雪衣诧异道:“这等隐秘你也知道?”

顾余新笑道:“这哪是什么隐秘,上次师兄你回来后宗门弟子都给你祝贺,就这小子脸色不对跑到大师兄居所,在那说什么雷皇草的事。”

“事后一脸不爽的走了出来,消息也就传了出来。”

司雪衣闻言,面色变幻不定,梅子画这人还真可以:“你最近有梅子画的消息吗?”

顾余新摇了摇头:“大师兄自从闭关后就没出来过了,谁也不晓得啥情况,冲击天丹这等事情也没人敢去打扰。”

司雪衣眉头微皱,喃喃道:“这还真是有点难办。”

龙陵宝库之行少不了梅子画,日月神灯是秘钥的消息还是他提出来的。

再等等吧。

司雪衣告辞顾余新,在学院内转了一圈回到了流云居。

还未靠近就听到一阵缥缈的笛音,推门而入,正是白黎轩在院中大树上吹奏竹笛。

白黎轩放下竹笛,扔了一个盒子过来。

司雪衣赶紧伸手接住,面色微变,看向对方道:“流光丹?”

唰!

白黎轩握着竹笛跳下来,轻声道:“准确来说是十条纹路的流光丹,但很可惜你那二手的宝器炼药鼎已经炸了。”

司雪衣眼中难掩震撼之色。

在只有一朵流光金盏花的情况下,竟然炼出了十条纹路的流光丹。

这到底如何做到的,司雪衣完全想不到。

“这怎么可能?”

司雪衣真的不可置信。

白黎轩傲然道:“本圣终究是龙皇亲传,多少有些本事。想要冲击九星天丹,必然会有一次碎而后立的过程,流光金盏花的重塑作用就很关键了,必须给你弄到十纹!”

司雪衣郑重收好,深吸口气道:“你真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白黎轩嘴角微翘,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笑道:“老爷爷总得有点作用,不是吗?”

司雪衣笑了,小白同学是越来越接受设定了。

白黎轩转动着手中竹笛,轻声道:“这段时间忙于炼丹,也未督促你修炼武技,龙陵宝库开启前的这段时间,我以天地山河曲来磨练你的霜月枪法下阙吧。”

“正有此意!”

司雪衣伸手一招,兵器架上的长枪立刻被其隔空召来。

“我可不会留情哦。”

白黎轩抿嘴一笑,白衣长发,俊美如月。

而后笛声响起,天地山河随之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