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承君之诺(1/2)

“司雪衣?”

炎奎听到司雪衣的名字,稍稍一愣,旋即道:“原来你就是司雪衣。”

酒馆内的其他修士,与他感触相差不大,原来他就是司雪衣。

苍玄府内,修士们多多少少都听说过司雪衣的名字。

早年的天才少年沧澜双子星,之后就沦为笑话,三年时间都无法进入先天。

到如今,却又是另外一番风景,他打破九百年的记录,登顶了赫赫有名的玄龙塔。

“你这种天才弟子,若是再晚个一年半载,我还真不敢招惹你,但你元丹之境都没有,又是哪里来的勇气,敢找我麻烦!”

炎奎面色一沉,眸中杀气涌动,神色冰冷无比。

他很早就有真魂之境的修为了,只要不碰到元丹境修士,他来一个杀一个。

呼哧!

话音落下,炎奎身上的真魂之位轰然爆发,化作一道残影朝司雪衣杀了过去。

司雪衣面露笑意,将龙虎拳心法催动,刹那间便有龙吟虎啸,狂风大作。

嗡!

炎奎的速度立刻就慢了许多,狂风裹挟着龙虎之威,让他前进之时显得极为吃力。

“雕虫小技!”

炎奎冷哼一声,真魂境修为彻底爆发,轰得一声落在了酒桌上。

“来得好!”

司雪衣并未退走,就在这酒桌之上直接动手。

狂风呼啸中,龙虎拳的奥妙被完美演绎,一会是龙爪,一会是虎掌,一会龙吟虎啸,一会是虎啸龙吟。

酒馆内顿时狂风暴走,真元激荡。

炎奎身位红榜邪修,实力自然没得说,已经强过许多天榜弟子了。

起码沧澜学院的唐冠玉,在这炎奎面前,十招都走不了就得败北。

可在酒桌上的方寸之地,他和司雪衣已快打快,完全没有讨倒任何便宜。

龙虎拳的意境太完美了,司雪衣一点破绽都没有给他寻到,他腾转挪移间长发飞扬,白衣水袖,像是涌动得白云,漂浮不定。

炎奎憋着一口气,就想寻到破绽后,一拳将司雪衣打死。

他已经确定,对方修为不仅未到元丹,甚至连真魂之境都没有倒。

可这破绽迟迟没有寻到,他身上反倒是伤痕累累,鲜血横流。

炎奎心中憋屈之极,他发出一声怒喝,体内真元彻底暴走,再无任何保留。

嘭!

巨响声中,二人脚下的酒桌轰然炸裂,司雪衣早有预料,轻轻一飘,退到十步之外。

“死!”

炎奎腾空而起,发出狂暴的怒吼声,犹如一具猛虎扑了过去。

司雪衣翻手一招,储物袋中的幽兰剑被取了出来,抬眸一挑,眉间锋芒涌动。

霜月剑法,一剑孤行!

司雪衣拔剑出鞘,像是茫茫湖面上的一叶孤舟,在无边大雪中如惊鸿而起。

剑音颤动,回荡四方。

炎奎刚刚落下,还来不及有所反应,脑袋就整个飞了出去。

飞溅的鲜血,在剑音的震颤中如泼墨一般撒开,猩红醒目。

司雪衣收剑归鞘,身形一转,刚好落在之前桌前座位上。

他将幽兰剑按在了酒桌上,晃荡,直到此时炎奎无头身体才轰然倒下。

酒馆胆小的修士,吓得四散而逃,剩下的人也是瑟瑟发抖不敢妄动。

“三娘,上酒。”

司雪衣抬眸朝着几近瘫软的晏三娘看去,略显凌乱的长发吓,那张绝世容颜,露出张扬不羁的笑意。

这处窝点,是枫月羽提供的情报和信息。

风皓宇给他的邪修榜只有一张榜,枫月羽给的榜单却是标注了详细的资料,不仅有擅长的武学,还有修为和往日战绩。

关于藏匿的地点,也有许多线索和猜测。

比如眼下这酒馆就是炎奎的巢穴之一,晏三娘就是他的姘头,炎奎平日杀人所夺的宝物,都是晏三娘负责销赃。

司雪衣顺着情报摸到这里,一翻试探之下,炎奎果然就在这里。

晏三娘颤颤巍巍的倒着酒,视线再度打量着面如冠玉的俊朗少年,哪里还有半点其他心思。

司雪衣喝着酒,笑吟吟的看着对方不说话。

晏三娘被看的心底发懵,将天元丹还了回去,司雪衣也不客气直接塞进嘴里。

看司雪衣还没开口,晏三娘回到后堂,取出一个储物袋送上酒桌。

“小公子,这是那炎奎的赃物,奴家也是被逼无奈才受他指使的,小公子可得开恩啊!”晏三娘眼含泪水楚楚可怜的道。

司雪衣心中冷笑,懒得揭穿她,只将目光落在储物袋上。

储物袋在苍玄府算不得什么稀罕之物,真正少见的是打造成手镯和戒指等首饰的储物器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