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荷带着莫修域送给她的□□,把仙踪门其中一个默默无闻的弟子绑走,自己上阵替换成了他,虽然断缺的灵根永远无法回来,身体再也无法累积灵气,永远无法再使用任何的法术,可耐不住莫修域是魔界第一人。

最不缺的便是地宝灵器,靠着伪装出来的实力,以及加上莫修域的魔气补助,陈晓荷还是非常顺利的从仙踪门的一众选拔内脱颖而出,虽然说有些人对她这个突然出现的弟子感觉到好奇,可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

因为清红菱和清平孤的确替她大大的分开了众人的瞩目,原本武功平平的清红菱在门派选拔战内却一跃拔的头筹,引起了众长老以及掌门的关注,加上秘境时间即将开启,众人更是紧张兮兮的准备着百年难得的大事。

在夜幕里,陈晓荷身着一身黑衣了,冷漠的站在不远处的森林内,遥望着清红菱以及清平孤两人的密约,看着他们双方互相倾诉,以及对于遥远未来的向往,看着他们情不自禁的拥吻在了一起,陈晓荷嘴角冷漠的挽起一抹笑容。

然而一股冰凉刺骨的触感扶上了陈晓荷的脖子,闻着那熟悉的血气味,一股身影悄然出现在了陈晓荷身后,双手缓缓环上了陈晓荷的腰间,冰冷的声音划过:“怎么,看见旧情人有了新情人,吃醋了?”

陈晓荷像是听到了笑话似得,嘴角情不自禁露出了许些笑声,像是在嘲笑着莫修域的天真“呵呵,你说呢?魔王大人。”她恨不得赶紧生吞活剥了这两个狗男女,赶紧回到现实世界,怎么可能还吃醋,更别提身体内来自月如霞的情感早已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是一股莫名的哀怨。

莫修域听见了陈晓荷的笑声,环在腰间的手渐渐收拢,有些哀怨的朝着对方说道:“我不喜欢你这样看着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个女人的目光注视在另一个男人身上,身体内仿佛有一股声音正在开始不停的叫嚣,血液逐渐沸腾,让他恨不得想开始一场屠杀。

“那以后我就不看他,我看着你好了,毕竟我们的魔王大人是如此的英俊潇洒,比起那弱不禁风的正派人士,可是可靠多了呢。”魅惑微带着点撒娇的语气,莫修域明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只不过是在说些场面话,讨好着自己的欢心,可不知为何,身体内沉寂已久的心,却不受控制的开始逐渐跳动。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他的心魔,他的□□,明知道对方只不过是在利用着自己复仇,可他还是甘之如饴,这与平日里冷血无情,杀人无数的莫修域简直差了个十万八千里,他知道自己中毒了。

中了一个名叫‘爱情’的□□,然而看这个情况,这个□□目前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正在沉沦,而另一个对方则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真是令人又爱又恨呀……这个女人。

“怎么?魔王大人,感动的都说不出话了吗?”看着莫修域对自己沉沦的模样,陈晓荷体内的邪恶基因,不知为何一直也在叫嚣着,踩踏他,践踏他,撕碎他,独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