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妈妈是强人(1/1)

夏天来到厨房打开煲有鸡汤的电饭煲,惊讶的发现鸡肉其实也挺少,也就够一家三口每人喝一小碗,要是他没有猜测的话,另外两道菜恐怕也只有一碗。这大概就是丈母娘所谓的吃而适中,什么美味佳肴都不宜一次性吃多,多而腻味,进而影响菜品以后的食用,更重要的是做多了影响口味,再者也吃不完,倒掉浪费,若是放冰箱等到晚上吃,回炉后的剩菜多少会变味,甚至会变得极其难吃。

夏天不由得露出一抹温馨的笑容,丈母娘真是太好了,非常了解女婿,知晓自己一餐两碗米饭足够,一碗米饭加上一碗鸡肉绝对能盖过两碗米饭的食量,若是还不够,再喝碗鸡汤肯定管饱,营养和食量两不耽误啊,不必为了营养,强行忍着饭后肚胀的痛苦再喝鸡汤。

盛了一小碗鸡肉汤,夏天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香浓的味道让人食欲大增,他喃喃自语道:“这几年一直在喝心灵鸡汤,货正价实的鸡汤都没怎么喝过,从今以后不喝没半点用处的心灵鸡汤了,只喝营养鸡汤。”

他回到客桌前的椅子坐下,吃了一块鸡肉,鲜嫩可口,味浓淡香,多吃几块喝了小半碗汤后,油腻感就爆发了,夏天赶忙吃了几口酸辣土豆丝,果真是去腻换味的最好搭配啊。

一顿饭下来,夏天领悟了一个道理:难怪说以前每天都不知道吃啥,吃来吃去老是重样,原来是自己真的不会吃,但凡碰巧吃上一道味道不错的菜肴,必定会吃反胃才肯换其它的菜,如此吃法,活该为吃饭痛苦。

现在好了,有丈母娘在,完全不必为以后每天思索吃啥而烦恼,等到自己领悟了五味调和的精髓,走到哪都能吃上美味佳肴,而且还是经济实惠的美食。当然,前提是饭馆做的饭菜也要有一定的水准,若是做得极其难吃,在怎么搭配也是扯淡啊。

其实早上在五维空间,王晴也有讲过一道菜肴好不好吃该如何分辨?兴许很多人都会说只要吃几口便能知道,但事实上无需品尝,多数能一眼分辨出来,道理和菜品组合一样,讲究五味调和,前者是菜品与菜品之间的调和搭配,后者是主材与配料以及佐料的调和搭配。

饭后休息了小半个钟头,丈母娘说有事要出去,夏天没有好奇询问,知晓丈母娘是为闺女上学的事,他本想陪着丈母娘去,但丈母娘只是让他将户口给她,然后在家陪夏夏。

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丈母娘出门了,夏天终于有勇气抽烟了,不曾想,他刚拿出盒里的烟还没点燃,夏夏便将烟抢了过来,折断扔到垃圾桶了,这还没完,小妮子还将夏天一整盒烟都废掉了,生怕自己厚脸皮的老爸去垃圾桶捡起来抽。

夏天肉痛的看着刚买不久的十块钱小熊猫,痛心道:“闺女,这不合适吧,这都是钱啊。”

小妮子哼哼道:“哼,姥姥走了,夏夏也不许老爸抽烟。”

夏天玩笑道:“你扔掉老爸的烟也没用,等会老爸下楼买一盒,抽完了再上来。”

小妮子握了握粉嫩的拳头,语不惊人死不休,“老爸你敢这么做,夏夏就揍你。”

夏天一把将闺女抱在怀里,打趣道:“呦,这么小就敢揍老爸了,长大了还得了。”

小妮子眼珠子转了转,眯眼笑道:“妈妈说了,不听话就要教训。”

他轻轻弹了弹闺女的额头,“妈妈有没有说,闺女是老爸的小情人。”

小妮子一本正经道:“妈妈说老爸若是在外头养情人就打断他的腿。”

夏天嘴角微杨,由衷感慨道:“妈妈真是强人。”

小妮子嗯哼一声。

他忍不住询问道:“闺女,妈妈有没有说过,她是什么时间与老爸相识相知的?”

夏夏认真想了想,摇头道:“老爸,妈妈只是说夏天遇到夏天的,具体什么时候,妈妈从未说过,便是姥姥也不知道。”

夏天笑了笑,似乎早预料到自己多此一问,且不深究闺女所说是否真假,便是闺女知晓,自己那位心爱的林夏姑娘怕也会事先交待不允许透露把?照片就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例子!如此一来,自己想要了解未来的媳妇,从旁人口中是不可能了,只能自己亲身去经历了解。

未知才好奇,但也同样期待,既然无法提前得知,那就顺其自然,夏天刚欲想转移话题,叮当叮当的门铃声传来,夏天起身打开门,是老吴,这家伙估计是特意来拜访丈母娘的,除了左手拎着水果牛奶外,右手还他娘的捧着一束极其刺眼的玫瑰花。

吴迪探头看了一眼客厅,这才面带微笑道:“老夏,吃饭没?冒昧来拜访不打扰吧?”

夏天没有立即招呼老吴进门喝开水,他看着那鲜红的玫瑰花,低声问道:“老吴,你确定是来拜访?你个混蛋以前去串门拜访他人,都要拿束玫瑰花?”

老吴不答反问道:“你丈母娘出去了?”

夏天低吼道:“你个混蛋,知道是我丈母娘,你丫的还敢买花?”

吴迪懒得搭理他,直接错开他的身子,进屋后自顾自的将手里的礼物放在一旁,转而走向沙发,对着小妮子笑道:“这就是夏夏吧?长得真可爱,长大后一定是个大美女。”

夏夏没有接话,她转头看向老爸,后者指了指老吴,介绍道:“夏夏,这位是老爸的哥们,你吴迪叔叔。”

小妮子收回视线,起身礼貌道:“吴叔叔好。”

老吴躬身揉了揉她的秀发,轻笑道:“夏夏好。叔叔这次来得有些突然,没有给夏夏带礼物。夏夏,你告诉叔叔你喜欢什么,叔叔下次买给你。”

夏夏灿烂笑道:“吴叔叔买什么,夏夏就喜欢什么。”

老吴愣了愣,继而哈哈大笑,“夏夏这就为难叔叔了。”

夏夏眨了眨眼睛,“吴叔叔来看夏夏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老吴和小妮子聊了几句,不可思议地发现,这小妮子哪里才六岁啊,十六岁还差不多,寻常六岁的孩子,别说聊天了,便是见到陌生人都得跑到爹妈的怀抱躲起来,可眼前的小丫头,知礼数!

夏天给老吴倒了杯水,表面上热情十足,实则内心早已在咒骂了,大概是因为闺女在这,夏天没有着急问罪老吴的鲜花来意,皮笑肉不笑道:“老吴,你说你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咱俩谁跟谁啊。”

老吴打了个哈哈,“老夏,闺女才来燕京没几天吧?应该还没怎么出去玩过,我看我这也不知道闺女喜欢什么,两手空空过来,怪不好意思的,要不明天咱俩带她出去好好玩玩?”

夏天换了个笑脸对着闺女细声细语道:“闺女,你吴叔叔说带你出去玩,你不是想去爬长城吗?要不明天我们和吴叔叔爬长城去?”

小妮子雀跃道:“好啊,好啊,夏夏可想去长城了,古......”

夏天连忙跑过去抱起闺女,亲昵道:“闺女,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明天爬长城去。”

他捏了一把汗,若是闺女又来句古时候,指不定会让老吴追根究底,这厮精明得很,往往只言片语就能听出名堂来,做销售不会察言观色岂不是会饿死?

夏天倒不是说不相信同窗四年的好哥们,只是穿越时空这等惊世骇俗的事,还是别让他人知道为好。

夏夏聪慧伶俐,领悟到老爸的意思,她习惯性的眯了眯那双好看的眸子,笑嘻嘻道:“老爸,夏夏还要去故宫。”

夏天瞥了一眼老吴,淡淡道:“去,夏夏想去哪就去哪。老吴是不是?”

言下之意就是反正你老吴有车,又闲得蛋疼。

吴迪迎着夏天的目光咬牙切齿呢喃了一句,“恬不知耻。”

夏夏见两位大人在大眼瞪大眼,不由得好奇问道:“老爸,你们在干嘛?”

夏天转移视线,一本正经道:“你吴叔叔说他有车,夏夏想去哪都方便,他要没时间,就把车借给老爸。”

夏夏连忙感谢道:“谢谢吴叔叔,吴叔叔真好。”

老吴微不可查的扯了扯嘴角,很快脸色如常,干笑道:“夏夏闺女啊,你这就太见外了,你老爸不是都说我是他哥们吗,他闺女就等同于我半个闺女,你以后想出去玩,尽管来找叔叔。”

夏夏给吴迪叔叔剥了个橘子,学着老爸的口语道:“那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吴迪勾了勾她的小鼻子,同样学着道:“那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一大一小相视一笑,小家伙突然问了个让老吴汗颜的问题,“吴叔叔,你有没有结婚生孩子?夏夏现在还没朋友,想要交朋友。”

老吴赶忙吃了颗橘子压惊,尴尬笑道:“闺女啊,吴叔叔还没结婚呢,夏夏想交朋友,也可以和叔叔做朋友,朋友不一定要同龄才能交是吧?对了,夏夏不是过几天要读书了吗,等到了学校就能交到很多朋友了。”

夏天冷不丁插话道:“闺女,你就别为难你吴叔叔了,你若想和他的孩子交朋友,估计你都长大了,兴许都上大学了。”

小妮子啊了一声。

老吴狠狠地将手中的橘子一口吞掉,要不是考虑有个夏夏在,他早撸起袖管打人了!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有这么打击人的吗?不就是结婚生孩子吗?哥们分分钟就能扯证造人,便是不扯证也能提前造人!

当然,这些没羞没躁的话不适合在孩子面前说出来。

老吴强行挤出一抹笑容,正色道:“夏夏,别听你老爸瞎扯,你可能不知道,你老爸平时都不怎么正经。”

让夏天傻眼的一幕出现了,小妮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吴叔叔,你果真是我老爸的哥们,实在是太了解他了,我老爸是个不正经的坏蛋,第一次见面就调戏姥姥,怪不得妈妈说他就是个吊儿郎当的痞子。”

老吴捧腹大笑。

夏天翻了个白眼,故作伤痛道:“闺女,有这么说老爸的吗!”

不等夏夏说话,强行收敛笑意的老吴义正言辞道:“夏天同志,要接受现实,有错就改,要为孩子做个好榜样。”

夏天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去反驳,调都调戏了,你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臭不要脸的说搞错了对象吧?虽然是搞错了对象,但调戏丈母娘是个铁铮铮的事实!

ps:求推荐票,求收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