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国武会开始了(1/1)

里约翻到了后面,那是露娅根据吴月的描述,所勾勒出的社会情况。在那个地方,人们的衣食住行都与现在完全不同。科技物品的普及也让世界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人们就连平时切菜烧饭都会用到所谓的科技。那是一个做任何事都可以偷懒的方便世界。

“关于吴月所说的道具,那个叫做蒸汽机,触发器的东西,我有找这些书看过了。虽然有些离奇,但也并非做不到。我也找之前去了天界的士兵问过了,天界有没有蒸汽机这种东西。但是得到的回答却是否定。有相似的东西,但绝对没有蒸汽机。”露娅笑道。“父亲,哪怕是你,只是前往天界这么几天,而且还是在天界的战争时期,看不到太多科技产品的情况下,你能想象出这些东西吗?”

“不行。哪怕是身处天界的皇宫,亲身体验那里的科技物品,我也绝对不可能以此类推幻想未来的世界。这是概念,而不是想象力的问题。”里约摇摇头。

“昨晚的各种提问,其实已经将吴月所知道的大部分掏了出来。虽然还有一些深层次的可以挖掘,但是昨晚因为忘我,一直问,刨根究底的问,估计让吴月有些反感了。所以今天便让张叔告诉吴月,接下来一段时间好好准备国武会。否则应该可以再问一些有趣的东西。”露娅说道。“不过一码归一码。从这些事情推断,父亲,你觉得吴月,真的只是一个孩子吗?”

“不。打从一开始我就没觉得他是一个孩子。否则以五岁之龄上雪山,无异找死。十岁年龄上天界亲历战场,还全身而退。怎么可能。”里约再次摇头。“但是现在来看,吴月似乎不仅仅只是不是孩子的问题啊。坊间那些传言,难道有几分可信吗?”

“父亲。异次元裂缝,你知道吗?虽然最近关闭了。”露娅突然问道。

“异次元……不,另一个世界吗?”里约理解了自己女儿的想法。“你是说吴月并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吗?既然我们可以通过时空的裂缝到别的世界,自然也有可能另一个世界的人会偶然通过次元的裂缝来到我们的世界。”

“只是假设而已。吴月是不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其实都无所谓。毕竟他口中所说的那个世界,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也并非遥不可及。科技设备以后会出口,流通在各个地方。”露娅说道。“我现在在意的是另外一个方面。父亲,你看看,这是吴月这次队伍中的队员,达斯特的资料。”

露娅拿起了桌子上另外一份名单递给了自己父亲。

“据说达斯特自出生后,就是三岁识千字五岁背诗篇的天才。但是最让他们家族骄傲的,并非达斯特自身的智力。而在于达斯特自身的天才想象力。现在比较火热的营销,炒作手段就是从达斯特家族诞生的。一改以往读取市场流动,抢先低买高卖的销售手段。借由抓住人的从众心理来促销。这里都是达斯特自身所创造出来的东西和营销手段。也是达斯特家族快速发展的一大原因。”露娅指了指名单上的资料。“最让我好奇的,是这些营销手段自身都需要大量的资料处理。与以往将普通客人与贵客区分的方式,就连平民人,也可以成为他们那里的特别招待员。只要你愿意去消费。据说达斯特家族特别准备了一个仓库,专门盛放记录的顾客档案。他们愿意收纳每一位顾客,并记录每一位顾客的消费记录。这是一种费时费力,但又的确效果显著的方法。平民感觉得到了尊重,自然更愿意购买他们的商品。可是,生长在商家中,自小接受的教育应该很难让他会想到这方面才对。更别说这种极其麻烦的方法了。但是现在……”

“以计算机来辅助的话,就简单了。不,应该说,这就是专门为了计算机而存在的一种方式。”里约也理解到了自己女儿的想法。“计算机可以轻易将各种繁杂混乱的数据整理成让人一眼就能看出结果的表格。而不放弃任何一个顾客,并记录每一个顾客的资料的方式,也刚好适合这个计算机。那也就是说,达斯特自身所创造的这些魔导具也并不是那么简单。”

里约看着名单上的魔导具记录。

“除去其中单纯依靠魔法效果的魔导器之外。这些叫做按摩椅,扩声器,风扇的东西并不是依靠魔法阵所造就的效果,而是单纯依靠魔力供给来达到效果。这些天界也有,只不过是依靠电力。自动伞,水龙头,这些则是依靠自身的结构来达到效果。嗯……这些东西是在到达天界前就发明出来了吗。”里约微微沉思。“如若单纯以拥有创造力来看的话,倒也能解释。可是换个角度看的话,这些的确是在天界都有原型。在吴月所描述的世界里,这些东西也可以说很完美的融入其中。但是达斯特在自己去天界之前就发明出来了。不是巧合的话,就只能是达斯特曾经见过这些。”

“那么回到刚才的话题。世界并不止一个。虽然可以通过异次元裂缝,让自身到达另一个世界。但是异世界的气息会让穿越者不断虚弱,直至死亡。不相容的生物自然不能呆在那里。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另外一个世界的肉体死亡后,灵魂通过某个次元的扭曲裂缝,来到了这个世界,并归入了这个世界的轮回。不是穿越者,而是转生者。”露娅说道。

“转生者吗?一般来说死亡后,肉体归天地,魂魄入轮回。另外一个世界的灵魂来到这个世界,融入这个世界的轮回系统倒也并非不可能。只不过因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记忆没有归入轮回,而是一同带到这个世界了吗。”里约也理解了这个状况。“倒的确很有意思。”

“不是这个世界的灵魂却有这个世界的肉体。人的实力本身就与灵魂相连。那么,转生者自身估计都带有一些别的能力,或者说自己原本世界的能力。经过之前的几次相处,我感觉吴月的实力深不可测。就连张叔,都看不透吴月的实力。我想吴月的实力提升,应该不是按照一般人所理解的方法逐步提升的。然后是达斯特,据说小时候不仅智力超群还是武学天才。年纪轻轻就让老师感觉无从下手。但后来开始沉迷女人与美食。不再锻炼。可是如果达斯特真的和吴月一样,都是穿越者的话,他在吴月的这个队伍就不是一个巧合,而是真正的实力问题。”露娅的话让里约眉头有些紧皱。“然后是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阿林森先生,他的两个儿子失踪了。现场只有衣物和残留的药物,玩具。现在能够想到的可能性就是他们两个被吃掉了。父亲知道这个事情吗?”

“知道。阿林森已经上报到皇宫。要求陛下严惩。只是最近临近国武会,不便大动干戈。但还是私底下会调查。”里约点点头。

“我在昨晚的饭桌上有问了吴月,知不知道这次的凶手。吴月当时有些兴趣乏乏。不过从表情来看他应该知道一些线索,但不想说。如果根据之前,监视出入国境人员的那些士兵怪病来看,凶手是谁也可以推断得出。”

“当时人们看到,生吃野兽内脏,那个叫做血的人吗?”里约自然也知道这件事。“当时监视的人突然后颈被打了一下,让他们失去了意识。是在吴月的帮助下才很快醒来,之后发现身体内少了一成血液,让他们数天无法下床动弹。当时那么多人一起,却没一个人发现自己怎么晕厥的。”

“如若少的血液不是一成,而是全部的话,父亲不觉得,情况和这些有点像吗?”露娅看着自己的手。“人以骨骼为撑,血肉覆盖。肉和血是不分的,如果所有的血液都被吸走了,人也就是一个骨头架罢了。血吃血的话,冰,用的自然就是冰冻骨髓的冰了。将骨头冻成渣,貌似也不是难事。目前最可能的推断也就是这个情况了。只不过不知道手法,理由。而且缺乏决定性的证据。血和冰又与吴月,明亲近,我们不可能直接抓过来询问。所以暂时无法下手。但是也就是说,吴月的这个五人小队,两个穿越者,实力深不可测。两个黑户,不知过往不知履历却又危险无比。再加上中央我一直看不透的明。这个队伍,看来会是这次国武会的冠军队伍了。”

“而且明这孩子还特地与你亲近。从之前家里来的那个兄妹那个情况来看,假若真的是血这个孩子吃掉了那两个公子,明与你亲近,一方面拿你当挡箭牌,躲掉各种麻烦事,方便自己的队友。另一方面,他如果做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也方便把你牵扯进来。好让我出手帮忙。远在异国他乡,这个方法可以说是个进退都有路的好方法。”里约眉头真的皱了起来。“当初陛下的和亲,反倒成为了一个关键的纽带吗?”

“大可放心吧父亲。你女儿可是继承了你的相人能力。明虽然看不透,但是吴月我看的很清楚。他是个孩子,而且是一个心地很清澈的孩子。他绝对不会允许我被牵扯下水。而且明,也莫名的袒护吴月。所以我也有挡箭牌哦。”露娅笑道。“现在最让我在意的,反而是这些情报。太容易推导出来了。血的事情也好,吴月的想法也好,明的做法也好,一切的一切,他们没有任何的遮挡。做的正大光明,就好像就是为了让我知道一样。我算不出下一步,这就让我更加在意。所以这段时间我打算好好观察他们一下。”

“女儿,你一向聪明。但有时候就是太聪明了反而会想得太多。事情也许没你想得那么糟。”里约摸了摸自己女儿因为熬夜而有些失去光泽的头发。“去睡觉吧。”

“女儿虽然路痴但可不脸盲。城里面最近多了不少人。你女儿相人那么准。又怎么会看不出那是些什么人。”露娅从自己座位上站起身。“将骑士扮作常人预防意外状况虽然是个好主意。但父亲。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好的。我会小心。”里约微笑着说道。

“那女儿去睡觉了。”露娅直接走到了自己的床上,开始慢慢解开衣服。

“好好休息。”里约转过身,离开了房间。并顺带带上了房门。

走在走廊里,里约长出口气。不愧是自己的女儿,自己想到的,她都想到了。

吴月,明,两人的实力已经不言而喻。可以说,很难找出比他们两个还强的人,雷克斯这个孩子那么拼命,就是因为亲眼看着那两个孩子的实力突飞猛进。又过了两年,实力想必更盛一层。达斯特,曾在七岁那年,三招内将自己的拳术老师打败。只是后来被压下来,不允许外传,所以现在很少人知道达斯特的真正实力。冰,曾经在万年雪山上出现,那个拥有瞬间移动的少年。血,冰的弟弟。似乎也会瞬间移动。突破空间距离的瞬间移动,想要偷袭当时监视的骑士,或者阿林森家的两个孩子,自然是再简单不过。这也是没有任何转移魔法的痕迹,却仍旧找不到任何离开痕迹的原因。

这五个人自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人。来到这个国家参加国武会,不论他们的目的如何都无所谓。我们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轻视他们。他们也知道有人在监视自己,所以一来就先做了个下马威。骑士的血液消失和两个公子的消失,他们都是在说明,我们有能力,你们无能。

五个人中,明,血,冰三个人都很麻烦。达斯特属于商家,他应该知道些内情,但处于中间状态。吴月,应该是其中最好对付的一个。女儿认为他人好,为父又何尝不是。只是人好,不代表就是好人。那孩子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但只是不想管。

这段时间先观察吧。国武会一旦开启,想必事情就会慢慢浮出水面。

于是,就这样,终于到了国武会的开场。

在响彻云霄的号角声中,主持人出现在了赛场上。开始说起了开场词。赛场类似斗兽场。不如说这种大型的武斗比赛,赛场基本都是类似斗兽场。观众可以看的清楚,赛场的气氛也很浓郁。因为只有战斗这一个项目,所以也没有分擂台的必要。

国王坐在正东方的龙椅上,而其余三个方向也就是观众的座位。没有买到票进入赛场的人也没有关系。联络水晶会全程实时播放赛场状况。一个水晶放置在赛场最上方记录状况,另外一些负责播放的大型水晶则是漂浮在国家的各个地方,播放着赛场的情况。所以一些为了做生意的商家即使在自己店里,只要抬头也可以看到赛场状况。有点像电视,但是这可是身处天空的大屏幕实况转播。看着更过瘾,就是处的位置不好的话一直仰着脖子很容易酸。